2009-4-23 11:47 am瞧瞧嚐嚐
香港美味,12小時挑戰 


Yilan


前些日子,難得的機緣,我和另一半在香港短短盤桓了一日時間。



那是一趟,嚮往已久的Silver Sea遊輪之旅。搭乘Silver Sea旗下的Silver Whisper遊輪從基隆港出海,沿途經香港,越南下龍灣、峴港,最終在胡志明市下船。



遊輪旅行特色,每回中途停泊,多半無法久留;遊客下船,短則半日,長則清晨到夜晚,數小時到十數小時,便該上船離港,航向下一目的地了。



對此,素來旅行總希望能盡量深入、最不願走馬看花的我,早在去年的歐洲地中海首度遊輪初體驗時,一時間還真是頗不適應。特別若還遇上嚮往已久的初次造訪之地,更是完全無法拿捏,究竟該用怎麼樣的節奏與步調,對付這樣的匆匆來匆匆去。



真要一直到進入航程後段,才逐漸開始懂得如何安步當車,從容悠然以對。



然後今年,第二度登上遊輪,心態上算是老練些了。尤其來到香港,這已然走了無數次的熟悉城市,更是多少有幾分成竹在胸的自在感。







數算一下,停泊時間約有十數小時,說長不長;於是決定,不走遠、不貪多,市中心熱鬧繁華薈萃區域隨性就近逛逛街散散步,順便,再品他幾味我最愛的香港美食——也許重溫幾處思念已久的舊相識,另方面,也探探還未有機會嚐嚐的好奇已久新滋味吧!



然而,說來有趣的是,雖已打定主意好整以暇不疾不徐;卻還是沒料到自己的食慾與覓食熱情向來一經點燃便如脫韁野馬完全無法遏抑……



短短12小時香港此行,終究還是成為一場全面失控的胃納大挑戰完全飽脹之旅:



首先,一早下船,雖說才剛享用過豐盛的room service早餐,兩腳一站上香港土地,眼見前方天星小輪碼頭尖沙咀往中環方向的船班正將開……



「嗯,吃雲吞麵去?」不由分說,我和另一半立即飛奔上船直抵中環。



一直很喜歡的「何洪記」在銅鑼灣還得轉車,當下打定主意,不如先到穩占香港雲吞麵祖師爺地位的「麥奀記」來上一碗。



而味道,果然也一如記憶,從雲吞到湯頭到麵條,俱是秀逸柔雅、繾綣多姿。









吃過麵,來杯絲襪奶茶解解膩(或說解解相思?)吧!想起聲名赫赫的「蘭芳園」就在不遠處,散步前去剛剛好。



坐定點單時,才驚訝發現不知什麼時候起蘭芳園竟有了最低消費規定(莫非已經受不了像我這種每次來只光喝一杯奶茶就佔一個位子的觀光客?);無奈,奶茶之外,又加點了一樣招牌的咖央多士、凍鹹檸七,好在都是好滋味,一樣歡歡喜喜一掃而空。







只不過,午餐早已訂了剛拿下2009港澳版《米其林餐飲指南》三星榮耀的四季酒店「龍景軒」。這下好了,已是七分飽狀態,可怎麼收拾呢……



沒奈何,鄰近的IFC購物中心來回健走幾趟助消化後,仍舊硬著頭皮坐上龍景軒的餐桌。



運氣好得了緊鄰大面窗畔的上上好位,壯麗維多利亞港景盡入眼簾,還與我們一路搭來的Silver Whisper隔著海灣遙相對望,著實賞心悅目。







我們點了豉汁龍蝦腸粉、原隻鮑魚雞粒酥、梅辣雞鵝脆煎堆三種飲茶點心,以及片皮乳豬件、翅裙燉菜膽湯和龍景精選甜品。



菜餚都有一定水準,但最難忘的,還是兩道酥皮點心,從質感到味道都令人驚豔。特別原隻鮑魚雞粒酥,鮑魚軟糯腴滑、內餡香濃雅麗,襯上酥脆得極精巧細緻的底層酥塔,口感變化多端、層層入勝,令人幾乎登時忍不住要為之拍桌擊掌讚好。







撫著微鼓的肚皮,這下,當然繼續散散步去!走出四季酒店,搭上我始終認為是最能體驗香港市井風情的交通工具——電車,窗外不斷吹來的習習涼風裡,我們到了銅鑼灣。



銅鑼灣也是知名小吃雲集之所,然此刻我們可真的全然無福消受了;遂而就光是街巷裡信步閒走,還順道採買了「么鳳」的話梅王準備上船當點心。







就這麼一路逛進利園購物中心,腳也痠了,想著找個地方坐坐喝杯茶解解渴歇歇腿;但不知怎的,也許是復活節假期逛街人潮洶湧,咖啡館座位全滿了,唯獨Debauve et Gallais巧克力店前座位區還有張空桌……



就這樣,一杯濃稠醇厚的噴香熱巧克力飲、一壺果香調味紅茶、三數顆bon bon手工巧克力又這麼直接落肚。



然後,晚餐……



計畫中,原是想去灣仔的「美味廚」享用港式火鍋,但這會兒怎麼可能吃得下呢!



「不管了,去吧!就這麼一天嘛!」強打起精神和胃口,我們仍舊奮勇邁步踏入店門。







美味廚算是走創新路線的港式打邊爐,單是湯底就有琳瑯滿目一大堆不同選擇;各色魚漿蝦漿丸類製品也做得多樣討巧,更有各式生猛活海鮮任你點了當場活殺下鍋。



一嚐之下,湯底、肉類、蔬菜大致沒有太多令人印象深刻處,唯獨活象拔蚌切片,顯然品質夠上乘,鍋裡稍微涮過後入口,真箇是又脆又Q又鮮又甜,吃得我們眉開眼笑大呼過癮!







吃完火鍋,看看時間,也該是登船時刻了。



臨走前,出乎幾分不捨之情,還仍意猶未盡地繞去灣仔的「泰昌餅家」分店帶了剛出爐的蛋撻上船當宵夜。



甚至,碼頭前,見「許留山」分店前人潮如織,也不禁跟著買了一杯甜甜嘴。







遊輪啟航。嗚嗚鳴笛聲中,我們登上Silver Whisper的船頭,迎著風,徐緩地滑過,在漆黑夜空與海浪間交織成一片璀璨繽紛迷離的,香港夜色。







這當口,一面撫著鼓脹的肚子,一面細數這12小時裡的各種美食體驗,不禁,搖頭失笑了……











香港銅鑼灣美食地圖 (2002.09.06)








攝影∕Yilan

〈旅遊美食集〉

香港銅鑼灣美食地圖

常常有人問我,去香港遊玩,訂旅館時選擇哪一帶落腳最好?毫無例外,我的回答必然是,如果沒有刻意想要體驗半島或洲際或麗嘉或或君悅或香格里拉等頂級豪華飯店風情,那麼,銅鑼灣,絕絕對對是我心目中的第一首選。


在很多人的印象裡,銅鑼灣是香港最著名的流行服飾的採購天堂。的確,這兒還真蠻像是台北東區與西門町的綜合體,大型商場、日系百貨、風格品牌店,以至齊集了萬年或西門新宿一類跑單幫型委託行的小型商場、甚至便宜小攤雲集的街市,在此一應俱全,對於深好此道者而言,確實過癮萬分。


但於我而言,銅鑼灣,則不折不扣是個香港庶民美食雲集之地



或許是因著高度商業化與人潮集中的緣故,同屬都會繁華精華地段,我覺得,和相對身段高貴的中環、觀光意味濃厚的尖沙咀十分不同,銅鑼灣似乎顯得常民氣質濃厚;於形色在地美味上,遂也因而格外豐華薈萃五色繽紛多元綻放


首先,最吸引人的是,香港不少赫赫有名的美味熱店,在銅鑼灣也常都有分店!連台灣都已是街頭巷尾舉目可見的許留山不必提了,其他如我始終蠻喜歡的「文輝墨魚丸」、杏仁糊核桃糊芝麻糊一級棒的「大良八記」、很有茶餐廳氣氛的「杏花樓」甜品、聲名如雷貫耳的澳門「義順燉奶」、龜苓膏的元祖創始店「恭和堂」、以至中國茶極專門的「茶藝樂園」與「邀月」茶館……;前陣子,據說連令我萬分傾倒的深水陟「公和荳品」也將跨足此區,無比堅強無處能敵的鑽石級美食陣容,真真是不出此區,即可一舉囊括吃盡各種香港經典好料了。



更值得一提的是,銅鑼灣也是我始終深感興趣的香港麵食的一級戰場。舉例來說,以時代廣場為軸心,前方是一枚雲吞裡足可包進三隻鮮蝦的「珍味」、隔鄰為曾獲得香港美食大賞的「池記」,右方街巷內,則是湯頭與銀絲細麵滋味雋永的「何洪記」,三家雲吞麵名店三足鼎立,每每令我因而顧此失彼左右為難不已。即便不想吃雲吞,往左一拐、堅拿道上走一小段,也還有「江仔記」的好魚蛋粉可以選擇。


其他小吃小食也頗見獨到,比方專賣個頭巨碩、號稱全港最貴的上等話梅的「么鳳」,生意好得嚇人、港式奶茶特好喝的「金鹿茶餐廳」(奶茶果然還是要人氣旺盛的店家才最夠味),位在文輝對面、上海式飯糰與豆漿頗有特色的「香港上海麵家」,一一都是我每回必訪之所。


而就算只是想要隨性逛逛,時代廣場右側一帶街巷內,也多的是中國食材南北雜貨大閘蟹店、甚至市場,季節時候對了便可以盡興飽覽一番。



也因此,若問香港此行何處不容錯過,不懷疑,往銅鑼灣直去便是!













 



香港深水陟的美味豆花與精彩市場 (2002.06.25)








  

 攝影 ∕ Yilan  

〈旅遊美食集〉

香港深水陟的美味豆花與精彩市場  

說也奇怪,不知為何,也許是出乎整個城市對於好甜品、好糖水的普遍執著喜愛吧!我總是覺得,在香港,碰到好吃豆花的機率,比起台灣要來得高出許多許多……


總是很容易地,便在當地某個人氣不錯的甜品店裡,遇上香嫩軟滑、豆味馥郁、且確定絕不是用洋菜或果膠胡亂唬嚨算數的傳統味上好豆花;而且,一如香港甜品素來變化多端的特性,人客們常常還可以任意選擇這豆花要搭配蓮子薏米雪耳還是芝麻糊核桃糊……,非常暢快過癮!


也因此,偶然間,在指南上讀到位在香港九龍半島偏北方的深水陟有一家專賣豆腐花的「公和荳品」,便心心念念著無論如何一定要前去品嚐一回。


其實對深水陟素來好奇已久了。這個素以時裝批發、電腦與周邊配件、電子零件、舊貨雜貨、平價電器、手機攤商雲集薈萃而聞名的區域,不知怎的,我卻老是時不時地在各種香港美食好店推介資料上頭看到此區之名,令我不禁對於這裡的美食潛力分外好奇。


也所以,趁著此番訪港之便,我刻意抽了時間前往一探究竟。



首站當然是仰慕已久的公和荳品囉!座落於熙來攘往的街市人潮與商店間的這家小店,也許是因著正值早晨買菜時間,店前攤子上聚集了不少採買豆腐、豆朴(類似我們的油豆腐)回家調理午餐晚餐菜色的主婦們,此起彼落的寒暄、問價聲,洋溢著幾分鮮活熱鬧的親切人間煙火氣息,十分迷人。


而一嘗之下,熱豆腐花與一樣列為鎮店招牌的煎釀豆腐果然是一絕!前者,吹彈可破入口即化的滑嫩裡,配上清爽微甜的糖水,整體透著極為溫潤細膩、綿綿悠長不絕的芳香,非常迷人;覺得比起台灣幾處極出色的古早味豆花來,呈現的是另一派和煦內斂的溫雅氣質。


煎釀豆腐則是在豆腐裡填入蝦泥餡料後,以鐵板煎成金黃,吃來在好豆腐素有的淡泊香嫩裡,還多了蝦的鮮甜與油煎後特有的酥脆咬勁,真箇是個性、特色兼具!


據說,與一般我們較熟悉的港式原木桶豆花不同,公和的豆腐花向來盛放在重達150斤的瓦缸裡,保溫效果絕佳;再加上至今仍然堅持以傳統老石磨磨豆,遂而多年來,始終保留了豆腐花一貫的濃郁香氣與細膩質地,難怪令我如此深深傾倒難忘。



大快朵頤後,為著少許消化一下有些飽脹的肚子,我沿著北河街、越過地下道往前行去。穿過擁擠著各種電子電器雜貨攤子的鴨寮街後,我驚喜發現了,一整區蔓延數條街廓以上、豐富程度在我的香港印象裡絕對名列前茅的傳統市場


真是一派富饒壯麗景象啊!行步其間,形形色色各種各樣的香港常民料理食材,一家店接連著一家店,無比繁盛繁華鬧熱滾滾地延伸著羅列著遍佈著:一整攤子奼紫嫣紅翠綠的蔬菜辛香作料、一整攤子懸著鋪著的各式醃鹹魚、一整攤子蝦麵蛋麵米粉烏冬河粉、一整攤子一片片一長條紅豔豔垂掛而下的豬肉舖子、一整攤子一箱箱一籠籠濺著著漫著濕答答水淹滿地的各色張牙舞爪的魚鮮蝦蟹蚌螺……;一時看得呆了,一不留神,還差點兒迎頭撞上正打身邊轟隆呼嘯而過的一推車剛剛開膛破肚三四隻粉白血紅堆疊橫陳的巨大肥碩豬隻……


回過神來,我繼續移步前往也是位在北河街上的「生隆餅家」,買幾個據稱本地少數仍以正宗小陶缽盛造的道地「缽仔糕」以及以薑糖、南乳、豬肉製成的家常手製「雞仔餅」;甜甜嘴、定定神,讓這樸實紮實風味獨特的香港街頭傳統小食,為這趟精彩絕倫的豆腐花與市場之旅,劃下一道甜馥馥的完美句點。



公和荳品  香港深水陟北河街118號   TEL:852-23866871


生隆餅家  香港深水陟北河街68號  TEL:852-23601359


註:深水「陟」,應是深水「土步」,步字有土字邊。但由於電腦打不出來,故以「陟」字取代。













香港茶餐廳的公仔麵與車仔麵(2001.11.02)












攝影∕Yilan



〈旅遊美食集〉
     


香港茶餐廳的公仔麵與車仔麵

不知為何,最近,分外想念香港的茶餐廳。


也許是真心喜歡上了裡頭那種,從該城市常民文化常日生活裡根生而來的平實踏實氣味;喜歡那種熱鬧歡洽簡樸自在的小吃氣息。當然,更喜歡的是,那許多雜揉中西、雜揉了香港人們的口味喜好飲食潮流後,逐步繁衍而成的奇妙料理。


翻開菜單,除了正宗港味的粥粉麵飯之外,西多士、三文治、奄列、通粉、什批、牛油方飽、鮮油波蘿飽、鴛鴦奶、凍檸茶、檸啡……,一長串一長串半來自直接音譯、半是方便簡稱,因而令外地人為之狐疑莫名所以的菜餚名字,一一都讓我感到新鮮好奇興趣不已、怎麼讀也讀不膩。


當然滋味兒也是十足迷人的。尤其是素有口碑的老牌茶餐廳,比方灣仔的「檀島」、中環的「樂香園」,以及我極是懷念、已經不見影跡的尖沙咀「樂園」茶餐廳,從料理到飲料小點不僅都在水準以上,還各有各的不同特色。


弄得我,上癮了一樣,每回停留香港期間,幾乎每一天,都想上茶餐廳去。特別是晨起時間,常常忍不住扔著飯店的豐盛自助早餐不吃,一起床便直奔附近的茶餐廳,來上一杯香港茶餐廳裡所獨有的、香濃醇厚的熱奶茶,作為一天裡最美好的開啟。


奶茶之外,同樣讓我魂牽夢縈的,則還有,茶餐廳裡最平常不過的「公仔麵」。


其實就是最普通的速食麵罷了!一般居家裡隨便果腹的充飢小食,在此竟然堂皇登上餐廳檯面,內容則不過是乾炸過的捲脆麵條、一點清淡高湯,早餐時間湯面上擺一套腸仔火腿餐肉豬扒荷包蛋,午晚餐或點心時間則至多還有魚蛋叉燒牛丸墨魚丸等選擇,如此而已。因而每每提及,朋友們對於我的執迷想念總是分外不解。



然我想,就和茶餐廳本身一樣,令我深深著迷地,應該是這道食物裡所隱隱然流露的,非常非常典型的香港都會忙碌節奏、以及那尋常方便信手可得的百姓生活氣味吧!就像紐約街頭的芥末酸菜熱狗、巴黎街頭的可麗餅一樣,曾經在那城市裡、在那氛圍裡、與當地住民們一起日日經歷過體驗過,便從此難以忘懷。


而最近一次去香港,還又迷上了茶餐廳裡也常見的所謂「車仔麵」(我格外「心水」的是旺角的「極之好」)。——精神上有點像是一種平民化的自助餐,形式上更有點像是那種醬汁麵條可以自由搭配的義大利麵。總是菜單上長長一大串:河粉米粉烏冬粗麵幼麵油麵公仔麵……等麵類先挑一種、牛丸牛肚牛百葉魚蛋蘿白豬紅豬皮紅腸豆卜時菜……等配料任點任選,點得越多、價格也越高,總之豐儉貴平由人


簡直是茶餐廳美味大放送一樣!誘得我,每次都忍不住這個那個點了一大堆,麵條則當然選的是我最喜歡的公仔麵,滿尖尖一大碗送上來,再配上一杯冰涼涼的酸香爽口的凍檸茶,每回可都是吃得碗底朝天,尚覺意猶未盡呢!


極之好  旺角豉油街21號C地下  852-27802629













再累也要吃的香港源記甜品 (2001.10.09)












  攝影Yilan



〈旅遊美食集〉
     

再累也要吃的香港源記甜品   

也許天生生就一副適合旅行的體質吧!常常覺得,我這個人呢,一出國門,便宛如脫胎換骨般,完完全全變了一個人。


且不說原來在台灣永遠魯鈍的方向感逢到異國十字街口便突然靈光無比、不說原來一點邏輯組織力也沒有的個性打起包來竟是又爽利又快又有條理;即連素來有車就不走路、能坐就不肯站的懶怠個性,一到旅行時分,便甘願從早拼著走著逛著一路到晚,一點不喊累。


尤其如果最終目的地還是美食的話,那就算得一口氣奔波十數條街,也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也所以,認真追究起來,我的這對至今常常隱隱作痛的可憐膝蓋,約莫就是這麼傷的。


事情大約發生在今年4月的一回香港行。


原本是一趟單純的出差訓練行程:白天上班上課開會、晚上回飯店睡覺,再簡單輕鬆不過。偏偏我這老是不甘寂寞的個性,好容易到了這美食天堂美食之都呢!怎可白白錯過機會。


好在香港小餐館小吃店很多都是再晚也營業的,遂而,一樣白天上班,到了晚上團體聚餐過後,別人回飯店睡覺,我呢,坐上地鐵,繼續拼吃個三家五家,直到眼睛嘴巴和雙腿都累得睜不開挪不動了才罷休。


就這麼一個禮拜下來,其實早已數不清究竟吃了多少碗雲吞麵多少盅煲仔飯品了多少種港式甜品了。


最後一晚,麵足飯飽卻意猶未盡之際,顧不得早已發疼發痠的雙腿,還依舊心心念念著,一定要趕著打烊前,趕到上環試試素仰大名已久的「源記甜品專家」。


只不過上環西營盤一帶地鐵到不了,得坐電車去。雖說電車是常坐,但上環此途於我而言卻是全然陌生的。果不其然,一路左顧右盼小心警醒,卻還是錯過了站,只得步行回頭。


惦記著逼近的休店時間,我著急向道旁店家尋問,店老闆指著傍山的上環所特有的高高低低的坡路說:「瞧見沒,那個方向,上坡、下坡、上坡、下坡,上下約四次就到了!」


說得容易,我揣著地圖一路核對一路快走,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知急行了多久,才終於看到「上街」的路招,終於找到源記的大門。


氣喘吁吁撐著已經開始發抖的膝蓋,我馬上點了據說是店內招牌之一的「核桃糊」與很少吃到、把雞蛋和蓮子一起甜著煮的「桑寄生蓮子雞蛋茶」。



說來,我可真是喜歡香港的核桃糊呢!多半是老石磨子裡細細磨出來,香氣、稠度都硬是不同凡響。比方台人心中赫赫有名的「糖朝」、分店不少的「大良八記」,便都是我深心鍾愛的其中佼佼者,幾乎是每次一抵港就要立刻出門去吃上一碗。


但「源記」的核桃糊,才一匙入口,我就馬上知道,我心目中的第一名,已然從此全新易主!這核桃糊,不僅又綿又細又黏稠,滑入舌上喉間猶覺量體清晰結構分明,且噴香甜美餘韻深長久久縈繞不去。美味程度,足讓我將之前的苦行勞頓悉數忘卻一盡。


只不過,第二日起床才驚懼地發現,步行間竟然可以感覺到膝關節已然微微有滑動鬆脫感了。


到現在,旅行在外,一副可以固定關節的彈性繃帶,已經無奈成為我不可或缺的旅伴了。不過說真的,想到那碗迷人的核桃糊,倒也並不覺得完全遺憾後悔哩:)


源記  香港上環西營盤正街32號  852-25488687








鮮美香Q的香港廟街煲仔飯  (2001.06.29)













香港興記菜館的臘味煲仔飯  攝影∕Yilan



〈旅遊美食集〉

鮮美香Q的香港廟街煲仔飯

雖然已有朋友說過不妥,但是,我還是孤身一個人,在夜晚的時候,來到了香港的廟街。


其實是一處十分獨特迷人的所在呢!即使已不是第一次來了,但是,穿過亮燦燦如白晝般的燈泡下、一列列擺賣著各樣市井小物的小攤,穿過小巧的公園中、圍繞著拈著蘭花指嬌媚唱起粵劇曲調的小旦一群群聽得神情專注的人群,穿過微暗的街邊、一攤攤以雀鳥啣枚或面相或八字為你占卜未來吉凶的算命攤,我仍舊深深地感覺到新奇。


此行的主要目標,是廟街裡「興記菜館」的煲仔飯。


一直都十分著迷於香港的煲仔飯。一整盅連白飯帶食材,瓦煲或瓷盅裡悶蒸熟了,配料軟嫩香腴之外,最美味的,還是米飯本身。


這中間,尤其不可或缺的元素是,香港最常見的絲苗長米;對於早習於白馥馥黏稠稠軟嫩嫩的台灣米的你我來說,初嚐時刻,多少難免對於這種黏性較低、略顯堅實微硬且氣味獨特的絲苗米稍稍感到不慣,但這許多特性,一旦表現在煲仔飯上,卻分外相得益彰。


我永遠忘不了,第一次,在台灣饕客們如雷貫耳的尖沙咀甜品店「糖朝」裡,一盅「北菇滑雞煲飯」所帶給我的空前震撼。晶瑩剔透的米飯,吸取了材料的精華後,滋味並非如之前所想像的、飽含了湯汁的濃郁鹹重,而是在淡泊的芬芳米香裡,每一入口,都延伸著一種綿長而雋永的鮮美。


而米飯的質感,則因著絲苗米的堅韌質地,經過悶蒸後,不但一點不潮爛濕軟,卻依舊乾爽香Q彈牙,粒粒皆清楚紮實有嚼勁,令人為之深深傾倒。


至於廟街的「興記菜館」,則完全不同於糖朝的精緻取向。打從昔年廟街小路邊攤只三五種煲飯一路做出店面來的小本生意哪!到現在,菜單上的菜色雖已多得琳瑯滿目翻也翻不完,但從當年起,每一盅煲飯都一律用小炭爐子、就著店外道旁的空地一連排一缽缽炭煙香味四溢地原盅燒煲而成的奇妙熱鬧景況,到現在仍未改變。


而滋味呢,則也一樣呈現出這樣理直氣壯放獷不羈的豪氣。我點的是最尋常的臘味煲仔飯,早年為興記一路打出天下來的基本口味之一;一掀蓋,一整瓦煲的光光白飯上,單單橫陳著僅三枚紅黑香腸一枚臘肉,但一筷划入口中,卻發現,米裡飯裡微微透著的,盡是臘味的鮮香與特有的炭氣;令得一路吃著過來、其實已經半飽的我,不知不覺裡,風捲殘雲般吃掉了大半缽,仍猶自回味不已……


興記菜館  油麻地廟街19號  852-23843647












五花八門五色繽紛看香港(上) (2002.05.24)






夜香港 攝影 ∕ Yilan


〈旅遊筆記〉

五花八門五色繽紛看香港(上)

我常常在想,究竟是出於怎樣的一種緣由一種因素,令我對香港、這個獨特的城市如此這般迷戀依戀念念不能捨?


總是很經常地想要去香港;——還記得去年,因著出差公幹原因,一口氣在香港盤桓了一週有餘,回程時,心裡想著,至少,這今年的相思債已經還完了吧!可以好一陣子不用記掛這地方了;沒料到,還沒兩三個月時間,竟然又不爭氣地開始牽腸掛肚起來……


這種情愫,我自己覺得,和我一樣著迷一樣熱愛的巴黎、東京、京都非常不一樣。造訪巴黎、京都、東京,對我來說,是確確乎到了異地、到了異國,周遭無數陌生景象陌生氛圍陌生語言陌生文化,令我不由得時時刻刻分分秒秒不停興奮著新鮮著,滿心裡幾乎要溢出來的,盡是迫不及待想要一探究竟一窺堂奧的冒險與求知欲望。


中環蘭桂坊


然香港並不是。


總是無數既相識又不相識的文字,好像懂又好像不懂的話語,似是相似卻又非全然相似的人、街景、食物……,每一次造訪香港,都彷彿隨時處在一種半是熟悉半是新奇的奇妙氛圍裡,從感官到心緒都交錯著說不出的複雜悸動。


遂也因此而分外開心歡喜。——從以前到現在,旅行裡,無論身處哪一國哪一地,除了當地源源本本原來根生的傳統形貌樣態之外,最令我分外興味盎然的,往往是這地方在時間、世代與種種外來文化交番更替的衝擊影響下,所從而衍生的,變遷與交揉軌跡


這些獨特的部分,每每能令我深刻感受到,一個國家一個城市的真實性格與思考模式,以及看待自己看待世界的觀點與角度,與亟欲以更好更不同更有意思的方式積極過活積極往前走的活力與欲望。


而香港,因緣際會錯綜複雜的歷史與地域因素交錯,使之無疑在這方面,始終都有著極獨樹一幟的,我覺得是一點點生猛一點點急躁一點點混亂、卻因而格外五花八門五色繽紛地益發發光發熱的迷人表現。


最近這回去香港,半是湊巧半是刻意,帶了陳冠中的《半唐番城市筆記》(青文書屋)隨身閱讀。曾經是我十分喜歡羨慕的香港雜誌《號外》的創辦人之一的陳冠中,說過了二十年後終得承認香港是:「『半唐番』……,一半華,一半夷,一半中,一半外,一半人,一半鬼。」「……半唐番將在後世的記憶中代表香港。」


讀得我拍案叫絕擊節叫好,某種程度地道破了香港之令我中蠱般傾倒執迷的主要關鍵所在。


祥興咖啡室的奶茶


無處不「車仔」


然比起「半唐番」,比起陳冠中用來具體描述半唐番之為物——英國殖民影響、在地物資情況與生活習慣相互混雜交融而成的大排檔茶餐廳必備飲品「奶茶」來,我更喜歡用另一種我特別私心偏愛的、當地街頭巷尾舉目遍見的一道小食來形容香港。


車仔麵」。


第一回,其實是在有一點兒慌張惶惑的狀態下,於旺角的車仔麵名店「極之好」邂逅了這道麵食。


那次,典型茶餐廳常見的普通菜單上,短時間內摸不清確切的點用方法,笨拙地向跑堂詢問,才在每張餐檯角落都一律配備的小盒子裡找到點單與筆;點單上,一格子一格子清楚條列了:麵條有河粉米粉粗麵幼麵油麵公仔麵……,配菜有牛丸牛肚牛百葉魚蛋蝦條蟹柳豬紅腸仔豬皮紅腸蘿白豆卜時菜紫菜韭菜銀芽炸豆腐煎鯪魚餅……,底價每碗18港元,每選一種另加5到6港元,自己選定了用鉛筆在格子裡畫好圈圈交給跑堂就行,口味價格豐簡貴平全憑己意,非常隨心非常自在。


簡直是在地小吃大集合一樣呢!令我幾乎是立即就戀上了這種香港極其尋常的百姓食物,不論早中晚餐宵夜時間,每每三天兩頭便忍不住上茶餐廳痛快吃上一碗!


因此也越來越發現,車仔麵內容的博大廣泛。單以麵條為例,除了以上那些以外,即連義大利麵、通粉(就是通心粉),日本的烏冬(就是烏龍麵)、以至「出前一丁」(十分普及的一種日本速食麵,這裡僅取麵條來用,而且一般而言若選擇出前一丁,由於是日本進口舶來品,故還得另加港幣2元大洋才行……),都一一加入行列,大江南北海內海外盡在一碗裡;最重要的是怎麼點選怎麼搭配全看個人喜好與經驗品味高下,美味與否也得自己承擔,非常有趣!


鍾記車仔麵


今年這一趟,還在香港知名食評家蔡瀾於紅勘所開設、齊集了十餘家蔡瀾本人信賴交好多年的上選食肆的「蔡瀾美食坊」裡的「鍾記車仔麵」,嚐到了我心目中全港第一的車仔麵。


與極之好不同,這裡採自助點用方式,台灣或日本關東煮攤子一樣的檯面上,不銹鋼方形鍋爐裡一格格盡是好料,不用費心勾選,手指頭比劃比劃一陣就成了。然最引人入勝的還是那濃郁飽滿、一點不輸台灣上選牛肉麵店的精熬牛肉湯頭,以及品質皆各有一定水準以上的豐富配料,令我才剛吃完離店,便已禁不住開始想念……。


大雜燴一樣的市井方便小食,在此蔚然發展為美食家等級的經典料理,我想,的的確確貨真價實,這就是香港











 









→相關文章:

五花八門五色繽紛看香港

我看2005香港美食最大賞

香港銅鑼灣美食地圖

香港深水陟的美味豆花與精彩市場

香港茶餐廳的公仔麵與車仔麵

再累也要吃的香港源記甜品

鮮美香Q的香港廟街煲仔飯









 

 
創作者介紹

MINA8922的部落格

MINA89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五花八門五色繽紛看香港(下) (2002.05.28)







香港維多利亞港灣景致 攝影 ∕ Yilan

〈旅遊集〉

五花八門五色繽紛看香港(下)

還有甜品。「車仔甜品」,在近來的香港可真是越來越熱門、越來越露臉了!


其實深究起來也不見得是這幾年才發生的事。不說別的,就以最是聲名震耳無人不曉、最近還正大舉進軍台灣的「許留山」為例,我想曾經造訪過香港許留山的人大概都有類似的經驗吧!一整菜單攤開來,芒果底西米撈、芒果底配西瓜底西米撈、芒果底配士多啤梨底西米撈、芒果底配西瓜底配士多啤梨底西米撈、芒果底配西瓜底配士多啤梨底什鮮果西米撈……,還沒來得及讀下面還有一長串關於芒果布丁與其他甜品的配法,人已經開始頭暈目眩難辨東西了……


且不單許留山,接下來,我還繼續在此刻正炙手可熱的幾處甜品名店,比方九龍城的「合成糖水」、旺角的「石磨坊」等,對杏仁糊腰果糊芝麻糊花生糊核桃糊,椰奶紫米紅豆沙,與湯圓豆花蓮子腐竹銀耳,彼此間怎麼配怎麼搭怎麼拼而心猿意馬左右為難不已。


石磨坊的腰果糊拼核桃糊


從車仔麵、甜品,以至燒臘、粥粉麵飯、各種茶餐廳飲食……,人在香港,在許多許多地方、甚至許多許多領域,你都能夠像這樣,從A+B、A+C、A+D、B+C、B+D……起頭,然後ABCD還可以和ㄅㄆㄇㄈ、αβγδ等其他類別項目相互排列組合對對碰左右逢源旁徵博引一路玩下去……


誰in ?誰 out ?


也因此,一面讀著《半唐番城市筆記》,一面眼見今時香港種種,我難免多少有著些些許不同的領略與體悟。


這本書裡,絕大多數篇章,皆來自於八0年代作者於號外雜誌上所發表的一系列城市文化評論文字。由於多年前曾有一段時間習慣零零星星採買號外雜誌的緣故,所以其中有幾篇先前都已大致看過了。


那時刻,曾經非常嘆服於陳冠中、以至號外雜誌裡所一貫清楚展露的,非常前進非常睥睨非常自信決絕的姿態,——Hip是in、Yuppie是out,Retro是in、Nostalgia是out,Texture是in、Subtlety是out,Flirt是in、不Flirt或不懂Flirt而Flirt的是out…………


Alan Chan Creations


然而不可諱言地,那畢竟已是八0年代、20年以前了。今時香港,車仔文化玩到爐火純青,標榜的是無所不有百花齊放,是華是夷是中是外是今是昔是人是鬼,一逕且都端到檯面上來,由著人自己挑自己選自己組自己配。


不再是「我說了算」的菁英式領軍思考,而是回歸到每個「個人」之後,多元價值多元觀點多元樣貌的多元繽紛綻放。


遂而,工作上素來也慣常著為某個地方某段時間捕捉並定義潮流風向所在的我,卻總是很難明確地一語道出香港當下究竟吹什麼風流行什麼。反而是,在這五花八門五色繽紛的城市氛圍裡,所因之而分外顯得個別突出的人事地物,往往格外令我印象深刻:


一些人一些地一些物


比方Alan Chan,這位出身廣告業、跨足商品設計與室內設計後短時間便迅速在整個亞洲地區贏得絕高知名度的設計人,我覺得就屬非常典型的,精準掌握了咀嚼拼貼融匯精髓遂而大放異彩的成功香港範例。


Alan Chan


拜訪Alan Chan位在灣仔、可以攬觀整個維多利亞港灣無限壯麗景色的新辦公室,潔白冷靜的空間設計裡,眼見入門處邀集了當地多位藝術家作品共同展出的gallery,囊括了明式桌椅、清代善本書、印尼長凳、泰國古佛、古董原子小金剛人偶玩具的家具擺飾……;耳聽他閒閒說起近來手邊刻正進行的日本的全新茶品牌包裝與親身擔綱演出的廣告、大阪的現代中式茶店、上海的全新賣場、以及香港的年輕泡沫紅茶連鎖系統——……對了等下吃飯想吃傳統上海菜還是新派日本料理好?……;尤其格外能夠深刻感受到他自由穿梭於各個領域、各段時潮、各種文化之間的聰明機敏游刃有餘


而Alan Chan的作品,也正是如此般從中國以及香港的既有圖像與元素為出發,再摻入全然現代的設計思維、精密的市場角度與國際性的消費者喜好思考,操作出香港、亞洲以至歐美人都能自然接受同時深受吸引的商品來;全面成功自然可期。


還有位在灣仔一處70年代老樓房樓上的家飾店「flea+cents」,屋子內滿滿陳列了北歐不銹鋼餐具、年輕設計師塑料單椅與燈飾、中式古董家具、六七0年代懷舊家飾小品、二手玩具……,一樣是多方多元混血混融,卻自能整合成一種雍容優雅無入而不自得的香港氣味,煞是迷人。


flea+cents


再如前述的「蔡瀾美食坊」以及著名香港地產世家名媛黃雙如所開設的高級食品店「有食緣」,每每讓我覺得,美食工作者做到這樣,可真真是做到頭了!


尤其是後者,世界各地珍稀上選食品食材齊聚一堂,不少還是已臻夢幻級的逸品,令人一方面對於香港當地怎可能養得起容得下這樣的高檔專家型名店而再三納悶存疑不已,一方面也不得不承認,當然這樣的店絕對不僅見於香港,然而一邊兒一次次叫人如此懷疑納悶著、一邊兒卻還能一次次在這城市裡不斷看到找到類似這樣的店……


我想,的的確確貨真價實毫無疑問,這才是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