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妳的人生請假~曹蘭


也許在別人眼裡放棄不錯的收入是件可惜的事,可是說真的,我一個月賺二萬元,我也不會餓死啊!

曹蘭:「該做就要趕快去做,做很多事情都需要衝動。」

去日本以後,沉澱很多,看淡很多事,最大改變是成熟了,漸漸變成沒有欲望的人,只剩追求知識的欲望。

提到曹蘭,觀眾的最新印象,應該是《生活智慧王》裡教大家各種生活撇步的生活大師,但深植在五、六年級觀眾心裡的是,梳著半屏山頭、拿著菜藍、搖著屁股唱「「阮兜的巷仔口,有一個檳榔攤……」的檳榔妹。

那是十幾年前的事了,電視只有三台的年代,華視每天下午六點半的《綜藝萬花筒》裡,由曹蘭、姚黛瑋扮演俗又有力的檳榔姊妹花,陪伴觀眾共度晚餐時光。

事業如日中天,毅然出國留學

當時曹蘭的演藝前途一片看好,1996年突然宣布要到日本念書,大家都嚇一跳,曹蘭怎麼了?「沒辦法,因為這個學校很難申請,」哈哈哈,一陣狂笑,輕輕交代為何離開演藝事業。

其實曹蘭一直都有想出國進修的念頭,有一次到日本拍外景,認識了後來成為男朋友的片岡先生,隨口問他,如果要到日本念日語,去哪家學校比較好?片岡幫她找了一家審查學生資格非常嚴格的語言學校,曹蘭心想試試看,於是請他幫忙申請,而她拍完外景就回台灣了。後來接到通知,曹蘭通過審查,可以入學了。

於是身上還揹著一年半經紀約的曹蘭,說走就走。心裡不曾掙扎嗎?「沒有耶,當時沒有考慮很久,因為這是難得的機會,我不曉得下次會讓我這麼衝動是什麼時候,當時只想著,該做就要趕快去做,做很多事情都需要衝動,就像結婚一樣。」和男友片岡相戀十二年的曹蘭,倒是將至今仍未婚的問題一併回答了。

被譽為小燕姊的接班人,就這樣輕易放棄如日中天的事業,從沒想過要坐接班人的位置嗎?「不會啊,我從來沒講過我是小燕姊的接班人,做自己就好。小燕姊的成就,再給我八輩子,我也比不上。」

難道老闆王鈞沒有挽留嗎?原來王鈞去算命,算命師告訴他,「你必須放她出去走一走,放心,這個小孩會倦鳥歸巢的。」沒想到這隻小小鳥,飛出去就是七年半。而火紅的《綜藝萬花筒》也因為曹蘭出國念書而畫下句點。

當然,曹蘭到日本留學並非只因申請到學校,主要因素是,她在同一個環境工作十年,幾乎沒有休息過,「一週有五天在攝影棚,早上進去,晚上出來,沒有自己的時間,一直在賺錢,想發洩時就瘋狂血拼,這樣的生活很無趣。」





完全不懂日語,前半年吃足苦頭

賣掉家具,也為心愛的三隻狗找到新的主人,曹蘭揹起行囊向日本前進。她一點也不擔心完全不懂日語,「到那裡自然就會啦,反正我是去學日語。」這樣天真的想法,讓她在前半年吃足苦頭,「很痛苦很想哭,背不完的單字,我為什麼不找簡單一點的學校?」

這一家果然是很嚴格的學校,每天不停的念書,不停的考試,同學有來自土耳其、新加坡、韓國……一半以上是國家公費生,政府規定他們一年之內要考上大學,而且是國家指定的大學。例如新加坡的同學,規定要考上東京大學,每個人都很拚,壓力之大可想而知,絕不是那種上午上課,下午遊玩的語言學校,「雖然很辛苦,但心情很愉快,因為是做自己想做的事。」那段苦讀歲月,曹蘭現在回憶起來都是甜的。

從絢爛歸於平淡,如魚得水

從五光十色的舞台到樸實的學校生活,會不會不習慣?「一點也不會。一直以來,我認為自己是平民,常去吃路邊攤,遇到熱情的觀眾,以為和我很熟,就大力的拍我的背,『妳,曹蘭喔!』我才不習慣呢。」螢光幕前和幕後的曹蘭截然不同,幕前扮演丑角那是她的工作,有人說走下舞台的她,是冷漠的。是這樣嗎?其實一點也不,如果你在公車、捷運上看到一個長得像曹蘭的人,在罵佔用博愛座的乘客,或吵雜的學生,不要懷疑,就是她。

曹蘭真的不認為自己是了不起的藝人,怎麼說呢?在她出國前,每周只要工作兩天,她不想浪費其他時間,於是到處找家庭代工。還真的讓她找到了,只是對方要她去取貨,而不是送到她家,她才放棄。

原本打算去日本學日文一年,但曹蘭覺得學得不夠,就繼續念專門學校二年,再去考大學日文系念四年,「本來還想考研究所,但沒錢啦。」負笈日本七年半(包含休學半年),倦鳥終於歸巢。

在日本這麼多年,曹蘭哪裡也沒去,只待在東京,因為出門要花錢。但再怎麼省吃儉用,只出不進的日子還是會花完積蓄。因此曹蘭到高級料理店打工,工資是一小時一千日圓,和演藝圈的收入比較起來,天差地別。關於這一點,曹蘭看得很開,「常常有人說,『你真的好可惜啊,』我是覺得還好啦。也許在別人眼裡放棄不錯的收入是件可惜的事,可是說真的,我一個月賺二萬元,我也不會餓死啊!」

王鈞曾去日本探望她,看到愛將跪著為客人端菜、倒酒,心裡非常不捨,倒是曹蘭看得很平淡,「我從來不覺得有什麼事情是辛苦的。」

另闢人生舞台,開日語補習班

在等待的同時,曹蘭並不是無所事事,她上一○四網站登錄一對一日文家教,但會日文一回事,教日文又是一回事,她自覺教法不夠成熟,於是去上台北教育大學的日文師資班,結業後和老師合開「曹蘭日語」補習班,「從來沒想到會教日文,也從來沒想到會開補習班。」對於未來,曹蘭是跟著命運走。

創業維艱,一切從簡,沒有宣傳費,還好有媒體朋友幫忙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已開三個班級。相較於在演藝圈時,過一天算一天,開補習班當了老闆,就必須扛起責任,當然經營上要有想法。

曹蘭開始描繪藍圖,「其實現在我最想開成齡班,四十五歲到七十歲,只要你還有力氣走過來,來這裡上上課、唱唱卡拉OK,交交朋友。希望將來可以在台灣北、中、南開分校。長期目標是,我想買一塊地蓋三合院,有教室,有體驗家庭生活的樣品屋,是跟日本有關的,這樣在介紹榻榻米時,同學就知道老師在說什麼。有自己的地,就有停車場,我就可以買一輛小巴,接送老人來唱卡拉OK。」哈哈哈,又是一陣狂笑。旁人真不知該為她的理想喝采,還是為她的純真捏把冷汗。


教學也是表演,她要繼續發光發熱

到日本留學究竟改變了什麼?「去日本以後,沉澱很多,看淡很多事,最大改變是成熟了,漸漸變成沒有欲望的人,只剩追求知識的欲望。也許我的欲望已經用光了,以前什麼牌子都買過,突然有一天,仔仔細細看衣櫥,發現好像沒有必要買這些啊,就像現在家裡還有兩百多雙鞋,常穿的可能只有三雙。」

而對於很多放不下一切而放棄夢想的人,她的建議是,「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你走了,公司、家庭還是照常運作。重要的是要對自己負責任,不要對不起別人,像我去日本就沒有對不起誰啊!」
她常鼓勵年輕人,想做什麼就去做,「我常對學生說,自己該做什麼要看自己,只要不是傷天害理的事,就去衝,衝破頭也沒關係。不要害怕沒退路,只看你願不願意做。」

現在的講台就是她的舞台,「教書很好玩,如何吸引同學注意,全部聽我講話,而且全部聽進去,這也是表演。」表演和教學可以結合在一起,這是她始料未及的。綁著馬尾、穿著牛仔褲、薄施脂粉的曹蘭,找到屬於她的新舞台,她要在這裡繼續發光發熱。

 

 

最近一直想對人生重新佈局,看到曹蘭的勇氣我覺得很佩服,如果我沒小孩一定也會這麼做,但有小孩應該也有有孩子的做法,我該好好想想人生的下一步,什麼是我最想要的....................
創作者介紹

MINA8922的部落格

MINA89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